精益求精 融会贯通

  ——胡克勤书法蠡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俊 ▪ 文

      转载于:《安徽书坛》:与克勤相识,是由于我们有着共同的对书法艺术的爱好;与其相交,则基于我们对书法艺术的相同的理解。我多次地想到过,我与克勤,性格反差很大,他勤奋、认真,而我恰恰相反,懒、散。却能默契地相处,应该是因为我们在书法艺术认识上的许多共同点,提供并且保持了我们之间的沟通。

      克勤之于我,相识之前,神交已久。对克勤的书法,我是“一见钟情”。最早见到他的作品,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,在《安徽青年书法撷英》集中,一幅写在瓦当纸上的五言联语,“得山林幽趣,揽古今异文”,很规整的褚体大楷,沉静而标致。燥热的盛夏傍晚,看着克勤沉稳静穆的书作,忽如一股清新的凉风拂面吹过,给人一份轻快爽利的感觉。这是“85美术思潮”后中国书画界最困惑的时期,书法传统陷入空前的危机中,四面楚歌。中青年书家们惶恐张望,无所适从。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看到克勤的作品,实在是一种安慰。就在同时,我刚刚撰写了一篇以传统文化观念维护古典书风的文章,在这篇文章中,我对当代书坛潮流的彼起此伏现象提出警示,认为这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的急切发言和草率表态,而终将是昙花一现。我以为,成功的书家,应该是潜心在传统里做扎实的功夫,而绝非随波逐流之辈。这样的观点受到了许多的指摘和埋怨。这在当时也不足为怪。而看到克勤的书法,我知道自己并非孤立无援,其实也有遥相呼应的志同道合者。我对克勤心存感激,更寄予厚望,期待着他的成功。

      心有心犀则一见如故,我们由相识而相交。在多年的交往中,让人尤其感到欣慰的是,克勤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艺术立场,坚持了在艺术道路起步时的选择。这个选择在当初或许并未作艰深的思考,而只是出于一个本然的审美趣味,但在今天看来,他最初萌发的这一念头却颇为明智、清醒。从“中擫有法而外拓取姿”的褚遂良楷书入手,既不致呆板而缺乏鲜活,也不会流于恣肆狂怪粗野。尽管这条路很不讨巧,漫长而寂寞,想崭露头角十分困难,但这是一条不易失足,最终可以登上成功之巅的路。

      克勤在这条路上心无旁骛地一步步走过来。他明晰地把握着书法史的发展脉胳,在递相嬗变的书法风格中寻觅自己需要的养料。褚书学虞世南,他便由褚体上溯,研习虞书及隋碑,增加点画的古拙;褚书又传于米南宫,遂又参以米氏行楷,作体势灵动之变。他围绕着褚体,取会诸美,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个性。他的书法以褚体的笔法和结构为本,并用北碑南帖的营养滋润着,在极具古典意蕴的同时,又洋溢着当代书家的精神气息。一九九二年,他摘取了“安徽省首届书苑新人作品展”最高奖项——“新秀奖”,得到了人们的承认。此后,他的作品屡屡在国家级大展中亮相,甚至获奖;二OOO年,他荣膺“安徽省首届十佳青年书法家”称号。

      克勤无疑是成功了。而我则分享着他成功的那份快意,并且,在他成功的经验里,我找出了他给我们的提示。二OO二年七月《青少年书法报》“国展菁华”栏目,我在介绍克勤的文章中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在他的学书过程中观察到,他的选择在一开始就是目标明确的,既不沉缅于法则技巧,也不执迷在奇肆挥洒。他的创作,首先是显著地展示着功力,点画笔法皆取诸传统,满纸弥漫着书法传统的真气,对书写的质量精益求精,这种虔诚,并不是盲目地被受奴役,而是一种自觉主动的掌握;同时,在对传统法则的贯通中,他又融进了时代的气息,融进了当代人的书法观念”。今天来看这个评价,需要补充的是,克勤没有沾沾自喜、固步自封,他在成功之后没有满足,没有停下来沉醉于喜悦,而是把这个成功作为新的起点。而且,特别有意义的是,他把对传统的把握提高到更高一级的层次。二OO九年,他负笈北上,进入中国人民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班深造,希望通过学习来提高自己。他和我谈到,这次的学习和交流机会使他产生了许多的思考。比如说,他对傅山所说的“任写到妙境,终成俗格”有了新的认识,或者说有了真正的理解,他希望在原来精巧的基础上,再增加一些性灵的表现。不久前,我看了一批他新近创作的作品,显然,这些在作品风格上有了变化,仍然是那么的优雅,但已经从原来过于理性化中跳出来,更加丰富,更加灵动,更加显示出对传统的感悟力。

      尽管艺术观念上的认同,使我对克勤有一种偏爱。但做这样的评价,我有充分的把握而绝不是溢美之辞。

(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友声书社学术委员,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。)

王俊先生近影

首  页 | 书家简介 | 书家剪影 | 书家履痕 | 作品展示 | 书坛动态 | 展事资讯 | 书法心得 | 艺闻趣事 | 书法工作室 | 联系方式
Copyright © 2015-2016 www.hukeq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胡克勤书法艺术网 版权所有